• <output id="65u01"></output>
        1. <noscript id="65u01"></noscript>
          <small id="65u01"></small>
          <ruby id="65u01"><th id="65u01"><form id="65u01"></form></th></ruby>

            1. <tbody id="65u01"></tbody>
              <tbody id="65u01"><listing id="65u01"><pre id="65u01"></pre></listing></tbody>
            2. 當前位置: 安徽新聞網(wǎng) > 要聞
              地 氣
              來(lái)源: 安徽新聞網(wǎng)-安徽日報 2023-07-21 08:42:27 責編:

              地是有地氣的,母親說(shuō),就像蒸饅頭或者蒸雞蛋糕,就是因了那炙熱的水氣才把一團面或者一碗雞蛋和水的混合液蒸熟的。

              小時(shí)候,最喜歡牛犁翻開(kāi)黝黑土地的剎那,一股股濕潮的霧氣裊娜升騰,挾著(zhù)土地的新鮮氣息,游離在人的鼻翼左右,讓人心生歡喜。盛夏中午,分明能看見(jiàn)熱氣迂回上升,漂游在地面之上,游離在樹(shù)木、花草之間。早上,一團團霧氣繚繞在房舍、道路旁,從大地上噴涌而出,萌動(dòng)著(zhù)力量和沖動(dòng)。我慢慢相信,母親說(shuō)有地氣是有道理的。

              父親一人上班,家中六口人張嘴吃飯,解決吃飯問(wèn)題自然落在母親身上。母親做完早飯,喂完鴨鵝豬雞,便穿梭在田間地頭、河灘林邊,選好要開(kāi)墾的荒地,插上棍子做好標記。

              等到開(kāi)工時(shí),母親站在地頭,巡視著(zhù)茅草的種類(lèi)及長(cháng)勢,抓起鐵鍬掀開(kāi)草皮,鍬尖滑動(dòng)著(zhù)卷成卷兒的草皮向前滾動(dòng)。站定,握緊鍬把,深深地切入土中,翻開(kāi)松軟濕潤的土地,屈膝蹲下,抓起一把黑土在手中捻動(dòng),土坷垃順著(zhù)指縫簌簌下落。母親喃喃著(zhù):地氣不錯,可種玉米!

              也有時(shí),母親一鍬下去,撞擊在圓石上,擦蹭著(zhù)尖銳的摩擦聲。我們姐弟幾人斷言:土少石多,純費體力。母親搖搖頭:不可妄下結論!人有人性,地有地氣!換了幾個(gè)地方,連續挖下去,欣喜地喊著(zhù):地氣稍欠,石頭挺多,但土層深,都是砂壤土,適合種黃豆哩!

              下賭注一般,我們持著(zhù)懷疑的態(tài)度在母親指揮下?lián)]汗如雨地勞作:摟草松土,推走石礫,深挖細耕,平整地頭,土地在大家的精工細作下褪去了荒蕪,一根根長(cháng)短合適、粗細適宜的土壟從地頭蔓延至地梢。撒下種子,施下肥,額頭、臉頰流淌的汗珠在土地傳遞的一股股涼爽氣息里消弭,身心被地氣包圍、浸潤、撫摸,頓感絲絲涼爽與快意,那是勞動(dòng)的歡愉和地氣賦予的神清氣爽。

              說(shuō)也奇怪,無(wú)論是大豆還是玉米,被母親選中的土地,無(wú)論面積大小,也不論作物品種,都好似打通任督二脈一樣,呈現一派蓬勃生機:墨綠的玉米葉分層錯落,蔥綠的玉米稈鼓著(zhù)勁地瘋長(cháng);大豆葉子翠綠欲滴,濃密的葉片蓋住了黑黝黝的土地,生命力十足。

              包括墻角,母親瞅準了,種下蕓豆,豆秧鉆出地面迎著(zhù)風(fēng)開(kāi)長(cháng),母親將削好根部的架棍扎入土中,橫縱搭好蕓豆架。甚至山上挖回來(lái)的細辛、山芹菜根,母親都會(huì )根據地氣選擇合適的地段栽種下去,這些生靈施了肥水一般,兀自生長(cháng)。

              母親說(shuō),人會(huì )喘氣,地也會(huì )喘氣。人喘氣活著(zhù),地也喘氣活著(zhù)。人喘氣不勻了要生病,地喘氣不勻了,活脫脫一團死面團一樣,就不愛(ài)長(cháng)莊稼。人活著(zhù)種地,地活著(zhù)養人。

              站在地頭看著(zhù)茂盛的莊稼,我揣摩著(zhù)“地氣”的涵義,分明感覺(jué)到這些肥沃的土地從肚臍眼冒出來(lái)一涌一涌的清氣,在風(fēng)的吹拂下,在烈日的暴曬下,在地面忽高忽低地蕩來(lái)蕩去,飄逸在山川河流之上。

              父親下葬的塋地母親三年沒(méi)敢去,卻一遍遍打聽(tīng)周邊的河流水勢、樹(shù)木種類(lèi)、山勢走向,尤其是詢(xún)問(wèn)父親下葬的地兒土質(zhì)如何,我一一回答。末了,我告訴母親清明時(shí)冒著(zhù)大雪栽種的紅松長(cháng)勢正旺。母親噙著(zhù)淚,吁了口長(cháng)氣:地氣好,地氣好,旺著(zhù)孫子孫女嘞!

              慢慢感到,所謂地氣,就是母親、父親以及我,還有許許多多鄉人對故土的依戀、熟稔,對莊稼及土地的認識和通透。熟悉了地氣就有了底氣,有了行走大地最踏實(shí)的豪邁,這是從腳底裊裊漫溯而來(lái)的一種能量,支撐起和我一樣祖祖輩輩離不開(kāi)土地的人的腰桿和頭顱,在天地之間不懼不棄。

              ■ 李 勇

              (作者單位:吉林省通化縣大川學(xué)校)

                相關(guān)新聞
              《長(cháng)安三萬(wàn)里》讓古詩(shī)煥新彩

              亚洲日韩欧洲日本国产综合_五月天天天综合精品无码_久久久久久精品精品69_无遮挡黄动漫手机在线观看